あみの中国語ブログのライバル、多言語ブログです。目指せ40ヶ国語マルチリンガル! byあみ


by ami2026k
カレンダー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カテゴリ:ChinesePod( 1 )

いつも聞いてるチャイニーズポッドの春節インタビューが面白かったので是非。
【Web siteで音声を聞きながらどうぞ】

*SCRIPT*
采访interview(1)
张峰: 大家好,我是张峰。是这样,我大概是从刚出生到十六岁之前都是在天津的,大概应该算是半个天津人吧。
肖霞: 哦,你是半个天津人。那么,还有半个呢?
张峰: 还有半个就是我本身的籍贯,就是上海的。剩下的一半是上海人。
肖霞: 在春节期间你有没有坐过火车?
张峰: 像以前我小时候,从天津要回上海来过年的话,都要坐火车的。
肖霞: 感觉怎么样?
张峰: 小时候是很喜欢坐火车的。乘火车,可能天津到上海要二十二个小时。
肖霞: 那么长时间,你一个小朋友在这个车子上不会觉得很无聊吗?
张峰: 我觉得一路上能看外面的风景呀,看看外面什么小树呀,挺舒服的。
肖霞: 那么没有别的感觉吗?你觉得火车上人多不多啊?
张峰: 火车上经常能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因为空间很小嘛。就是说很多人都是面对面的,你肯定要认识他们。特别是小朋友,讨人喜欢的话,肯定会,经常会有人来逗你呀,和你说话这种样子。挺有意思的。
肖霞: 哦,就是说聊天什么的。很快大家就能打成一片,好像大家都是一家人一样的。这个是一个坐火车的非常有趣的经历呀。好,那下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现在,年夜饭一般是在家里吃还是上馆子?
张峰: 最近两年是上馆子比较多一点。比较省力,如果上馆子的话。在自己家里烧比较累。而且爸妈现在年纪比较大了。
肖霞: 那么在馆子里吃一顿年夜饭的话,大概需要多少钱呢?
张峰: 像我们通常,如果是家里自己吃的话,应该能控制在一千块钱以内。
肖霞: 就是说小家庭之类。
张峰: 下馆子就是大家庭吃。我们大家就是,像十个人一桌呀,或者十二个人一桌呀。就是这样子。
肖霞: 就是控制在一千块钱以内。
张峰: 尽量控制在一千块钱以内。
肖霞: 哦,那还是比较经济、实惠的。毕竟省了那么多的人力和时间。

采访interview(2)
李松燕:大家好,我叫李松燕,来自河南。
肖霞: 松燕,来自河南。那么用河南话给大家拜个年吧。
李松燕:大家新年好!恭喜发财!祝大家万事如意!
肖霞: 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是关于春节的啊。
李松燕:可以。
肖霞: 在你的家乡河南,有什么特别的春节的习俗吗?
李松燕:就拿我们那个地方的习俗来说吧,它分大年,也分小年。小年就是二十三。
肖霞:哦,我知道。就是祭灶神的时候。
李松燕:再往后越接近春节,然后每一天都有特殊的意义。比如说,过了二十三,二十五,扫尘土;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去杀鸡;二十九,去灌酒。就是这样,每一天都要安排一个特殊的事情要做,一直到大年三十。
肖霞: 哦,这个真的是很新鲜哦。
李松燕:对,对,对。
肖霞: 二十五,扫尘土。这是押韵的。
李松燕:对,对,对。就是这样。因为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到了嘛,你要把家里收拾一下。一是为了迎接新年,二是为了迎接新年要到你家里来拜访的客人呀,亲戚朋友呀,这样的。
肖霞: 对。所以就是要把家里打扫得非常干净。
李松燕:对,对,对。要布置一新。
肖霞: 好,那么,二十六是…
李松燕:去割肉。
肖霞: 去割肉是什么?去买肉吗?
李松燕:对,对,对。去买肉。因为过年了嘛,什么酒啊,肉啊,菜啊,这些都是必须要办的。
肖霞: 对。办年货,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新年的准备工作。好,那么,二十七是……
李松燕:去杀鸡。
肖霞: 哦,去杀鸡。这个七和鸡也是押韵的。
李松燕:对,对。
肖霞: 那么,二十八是…
李松燕:忘了。
肖霞: 呵呵。忘了。那么,二十九是…
李松燕:二十九是去灌酒。
肖霞: 哦,去买酒。这个其实都是押韵的。五、六、七、九。
李松燕:二十八好像是贴呷呷。
肖霞: “呷呷”是什么?
李松燕:贴呷呷就是春联儿啊,年画什么的。
肖霞: 哦,这个河南话叫呷呷吗?
李松燕:哎,对。
肖霞: 非常有意思。好的。那么,河南有什么特别的这样的习俗?
李松燕:我自己觉得挺不一样的就是大年初一那一天,早上要起早去祭拜已逝的人,已逝的亲人。
肖霞: 就是祭祀。
李松燕:对。因为要过新年了,迎接每一年的新年,但是我们不会忘了那些已逝的人。
肖霞: 就是已经去世的这样的亲人。在这样的,全家团聚的日子我们也没有忘记你们。
李松燕:对,对,对。我们也不会忘了他。
肖霞: 有纪念意义的。
李松燕:对,还有就是,一般到大年三十晚上都会熬夜嘛,看谁熬得最晚。
肖霞: 啊,我们这叫守岁。 对吗?
李松燕:我们叫熬年夜。然后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大年初一,看谁起得最早。
肖霞: 那有什么说法吗?起得最早的人会发财吗?
李松燕: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因为他们说那个大年初一如果起得早的话,南天门会打开嘛,然后上面会掉下来一些财宝啦什么的。你有可能会踩到。
肖霞: 啊,对,对,对。有这样的习俗。 好像・・・
李松燕:然后预示着你在新的一年将会大富大贵。 这样的。
肖霞: 非常吉利。所以大家晚上都不要睡觉,都睁着眼睛等着大年初一早上南天门掉下来的金银财宝吧。好,那么,下面的就是,你一般年夜饭是在家里吃还是上馆子,去饭店里吃呢?
李松燕:肯定是要呆在家里吃这个年夜饭的。因为大年三十是一个团圆夜,所以一家团聚在一起吃饭,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肖霞: 那么上馆子的话也可以呀。全家一起去馆子里吃。
李松燕:但是在馆子里边吃饭跟在家里边吃,氛围是不一样的。好多人也可能选择到馆子里去吃饭,但是那里边可能会非常地吵啊,非常地挤啊,包括你要菜呀什么的,不可能马上就把菜给你上来了。那个时候还要等,觉得挺麻烦的。再说,在自己家里,大家一家人嘛,也没有外人,大家可以很开心,想谈什么就谈什么,想怎样玩就怎样玩,想怎样吃就怎样吃。但是你要是去馆子的话,那毕竟是在公共场合了,所以有些地方你要…
肖霞: 注意一点儿。
李松燕:肯定是要注意的,所以有点放不开,觉得不够尽兴。
肖霞: 非常有道理。就是说馆子里一个就是可能因为客人太多,太忙,不是很周到的服务,不是很放得开,在家里就可以随心所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李松燕:对。
肖霞: 在馆子里可能要注意一下影响啊,不要给别人带来不好的影响,是吧?

采访interview(3)
徐洲: 我叫徐洲。
肖霞: 徐洲,你是哪里人?
徐洲: 我是上海人。
肖霞: 哦,上海人。那么,上海话“新年好”怎么说?
徐洲: 上海话的“新年好”是“新年好”。
肖霞: 哦,新年好。好的,徐洲用上海话给大家拜年了。在春节期间你有没有坐过火车?
徐洲: 坐过。
肖霞: 坐过。
徐洲: 坐过火车。
肖霞: 你去哪儿?你的家就是在上海,那你春节的时候不在上海,你坐火车去哪儿?
徐洲: 我是从外地回来。
肖霞: 哦。
徐洲: 等于说也是在春运期间吧。车子怎么说呢,非常非常地恐怖。因为现在一年比一年旅客多嘛。
肖霞: 对,客流量很多。
徐洲: 就是说,我记得那一天,我回来的时候,结果火车阶梯呀,那个板都放不下来。
肖霞: 为什么?
徐洲: 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就像挤公交车一样的。就是上面的人已经坐满了,站满了,然后下面又有很多人要上去。
肖霞: 所以这个踏板、阶梯都放不下去。
徐洲: 对,放不下来。结果都是往上面挤。
肖霞: 哇,真的很恐怖。
徐洲: 到最后,在那个站台上,大概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还没有上去。
肖霞: 那最后他们买…
徐洲: 火车开了,票子买了,但是最后人还没有上去。
肖霞: 那真的是非常难过的一件事情哦。而且就是说,又不能赶回家去,然后又买了车票,浪费了钱。
徐洲: 对。
肖霞: 好,那你觉得春运期间的火车票难买吗?
徐洲: 非常难买。
肖霞: 非常难买。那你那个时候是怎么买的?
徐洲: 我那个时候等于说是提前了大概十五天,然后是托人买的。
肖霞: 哦,托人买。就是说朋友他可能能弄到票。
徐洲: 对,对,对。
肖霞: 哦,好的。贵不贵?
徐洲: 就加点那个手续费之类的吧。
肖霞: 在你的家乡,上海,你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春节的习俗吗?
徐洲: 上海,等于说是移民城市嘛。所以说,从各个地方来的人,他们都会把各自的习俗带到上海来。我个人感觉,就是说上海没有一个本身,上海人所特有的一个风俗习惯。都是一些,比如说,浙江人,他们把他们的风俗习惯带到上海来。或者说江苏的,或者说其它地方的。
肖霞: 对。其实这也是海派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说兼容并蓄的,各个地方的都汇集在一起。其实这也是上海的一个特点。

采访interview(4)
张娜: 我叫张娜,大家都叫我娜娜。
肖霞: 那,娜娜,你是哪里人?
张娜: 我是辽宁人。
肖霞: 那辽宁话的“新年好”怎么说?
张娜:“过年好!”因为它是北方嘛,比较接近普通话。
肖霞: 哦,就跟普通话一样。就是说“过年好!”。
张娜: 对。“新年快乐!”
肖霞: 那么,在你的家乡,在辽宁,有什么特别的春节的习俗吗?一般我们说的习俗,比如说,北方人吃饺子嘛,还有就有的地方是吃年糕什么的,还有收压岁钱。在辽宁有什么比较特别一点的习俗?
张娜: 肯定有的呀。我想北方是比较有特色的一块吧,在中国。春节的时候它会扭秧歌。
肖霞: 哦,是吗?扭秧歌就是说,里面要不要系那个红色的绸子?
张娜: 拿那种扇子。
肖霞: 然后敲锣打鼓。非常地有特色。
张娜: 然后呢,还有东北的二人转。
肖霞: 哦,二人转。
张娜: 对的。
肖霞: 这个是怎么样的?因为我是南方人嘛。我听说过这个二人转,但是我不是非常地了解这个二人转是怎么一回事。
张娜: 通常都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然后两个人唱。那种唱腔很特别的那种。
肖霞: 哦,就是说跳舞什么的跳吗?
张娜: 跳得也很夸张啊。
肖霞: 哈哈哈,就像扭秧歌一样。
张娜: 对的。你有时间可以看一下。
肖霞: 好的好的。就是一种男女的对唱的,对舞的这样的一种形式。
张娜: 对的对的。
肖霞: 好的。很有意思的一个习俗——二人转。

*WORDS&PHRASES*
采访 cǎi fǎng インタビュー
籍贯 jíguàn 出生地
年夜饭 niányèfàn 大晦日の食事
上馆子 shàng guǎn zǐ レストランで食事をする
实惠 shíhuì 実益、実用的
祭灶神 jì/zhài zàoshén 釜戸の神を祭る
扫尘土 sǎo chéntǔ 掃除をする 
押韵 yāyùn 韻を踏む
已逝 yǐ shì 亡くなる 
守岁 shǒusuì 大晦日に寝ずに年越しする
团圆夜 tuányuán yè 一家団欒の夜
毕竟 bìjìng 結局、つまり
托人 tuō rén 人に頼む
阶梯 jiētī 階段
踏板 tà bǎn 踏み板
扭秧歌 niǔyānggē ヤンコ踊りを踊る
绸子 chóuzi 薄い絹織物
二人转 èrrénzhuàn 北方で行われている演芸
唱腔 chàngqiāng 節回し
[PR]
by ami2026k | 2007-03-03 23:21 | ChinesePod